【每月牧函】浅阅读时代的默想

主仆王怡:




各位拥有手机和使用社交网络的会友们,平安。

 

 

我要再一次谈论这个话题。各种手持电子终端,改变和正在改变着人类社会的交往。包括信息的获得与发布,交往的范围和方式,阅读和思考的模式,乃至消费与支付的习惯,以及恋爱和友谊的品质。既然福音是最重要的人类交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PAD和智能手机必将成为上帝手中的器皿,使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和宣教使命得到重新的塑造。问题是,这一切如何改变着我们?而魔鬼又将如何利用这一机会?

如果,被改变的只是以下状态:

  1. 和他人吃饭时不断拿出手机来;

  2. 手机进入卧室,卫生间,直到爬上床;

  3. 习惯了阅读不超过一千字的文字;

  4. 不能忍受对方没有及时回复而产生的焦虑感;

  5. 在听道和主日崇拜中拿出手机,或忍不住打开流量;

  6. 读完一本书的周期,变得无限地长;

  7. 在没有WIFI的地方,就没有安全感(没有充电宝的时候也是如此);

  8. 记忆和思考能力开始退化,拥有信息成为拥有知识的一种假象;

  9. 更容易受到潮流、专家和舆论的引导;

  10. 在发表言论时更加不负责任,而不是更加负责任。

如果是这样,我会说,这些都是魔鬼的圈套。老骗子的目的,就是剥夺我们为福音的缘故而使用手机的能力。

一年来,我听到很多弟兄姊妹,勇敢地在朋友圈、亲友或同学群中,分享和传扬福音的经历。我也知道一些姊妹,利用微信或其他工具,定时地彼此背诵经文,或彼此祷告。不过同样的,我也看到很多会友的社交账号上的资讯,与不信之人几乎没有两样。

对我来说,我使用社交网络的唯一原因,是你们也在使用。意思是,等到会友(包括慕道友)中有许多人都用微博了,我也就开通微博。等很多会友都在用微信了,我也就开通微信。不是为了赶潮流,而是传道的呼召要求我,哪儿人多,就到哪儿去。但我一直拒绝使用即时交流工具或保持即时交流的方式,以确保我的时间和精力,优先给眼前的事,和眼前的人。因为我使用微博和微信的唯一目的,是为你们而读,也为你们而写。我的一切阅读和写作,都是为着福音的侍奉;而不是为着兴趣,或私人空间的需求,或情感表达的欲望(我并不是在否定这些目的的正当性)。

因此,一年来,我努力地把自己在网络上的阅读和写作,变成一种“浅阅读时代”的灵修和默想。我不愿像一个冬烘先生那样教导你们说,“拒绝智能手机”,或“停止使用微信”。但我努力想让你们看到,在一个智能手机的浅阅读时代,基督徒同样可以花上十分钟,操练深度的灵修和默想。

反正,上帝已暂时拿走我发表文章的机会。于是我试图发展出几种浅阅读时代的写作方式。一种是写诗。因为诗歌是一种灵修和祈祷的方式,而且我发现,诗歌是特别适合在手机上阅读的、一种微量文体。事实上,最近一年,在微信和微博上,我写的诗的阅读量,远远超过印刷体时代。其二呢,既然微博只能写140个字,那我就重新发展出一种格言体的灵修和默想。事实上,教会历史上的灵修著作,有很多都是格言体的,譬如托马斯·肯培的《效法基督》,和帕斯卡尔的《思想录》等。

最近,我在陆续整理这些社交网络上的写作,并将其中几篇给你们。一是《默想教会》,因为秋雨之福教会蒙召十周年了,我祈求基督带领我们,更深地经历和明白什么是主耶稣的教会。一是《默想婚姻》,这是我在情人节那天,整理出来的。一是《默想预定论》,因为成人主日学用了一年学习《基督教预定论》,这是主要由华生牧师负责的。我上了其中少数几堂,在预备和讲课的过程中有一些思考。还是一个《微读系列》,是我在微博和微信上阅读时,以基督信仰的世界观,对他人一些文字的回应。

如果你是一个认真听道的人,你会发现,这些零碎文字中的大部分内容,后来都变成了我的证道的一部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因为我是一个传道人,所以我的一切阅读、思考和评论,都是在讲道或预备讲道。我没有其他的事好干,这不是说我不干其他的事,而是说对我而言,一切皆为传道,一切皆是文章。

我这么说,不代表我做得到。因为我在使用手机和社交网络上,也有挣扎。但我希望你们,“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西3:16)。因为我相信这节经文的能力和命令,包括了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

 

 

一、默想教会


    1
    教会在任何层面上,都必须呈现出一个超越性的,在本质上属于彼岸和将来的群体的特质。换言之,就是呈现出那位复活的基督,或基督的复活。因为超越性是复活带来的。在这个必死的世界上,只有复活才是超越的。离开复活而谈论超越性,便是虚假。

 

    2

    如保罗说,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盼望都是虚空。这话也定了一切不相信复活、却谈论着终极关怀、彼岸或灵魂拯救的人的罪。离开复活而谈超越性,仍然是唯物主义。超越这个世界的唯一路径,是进入主耶稣所进入的坟墓,然后走出坟墓,进入纳尼亚世界。


    3

    主必再来,从我们的角度看,是指有一件尚未发生的事,将来必要发生。然而对人类来说,将来的意思,就是尚未发生。而尚未发生的事,几乎就等于不存在的事。这样,我们的信心便是不合逻辑的,因为主必再来的意思,就变成了有一件不存在的事将要存在。

    4

    因此,我们必须从基督的角度,或从基督的复活出发,去认识主必再来。复活意味着,基督将从将来走向现在。就像从一个地方,走向另一个地方。将来对我们似乎是不存在的,但对主来说,却是真实的、已然的存在。就像基督自己说的,他像一个主人,先回家,把房间打扫好了,然后出门迎接客人的到来。


    5

    教会存在的意义,就是彰显这位已存在于将来的主。如果你在等待一个人,或等待一个时代,在某种意义上,你已经属于你所等待的那个人,或那个时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呼吁和追求自由的人,在一个不自由的、专制的时代,已经预先称自己为自由主义者。

    6

    而教会所等待的,是那位正在从将来而来、并已经占据着将来的君王。因此,教会在某个意义上已经属于将来。教会在本质上是一个复活的共同体。教会的这一特质,不可避免地带来她与这个世界的紧张关系,就是将来与现在、永远与暂时的紧张,更是永生与死亡的关系。

 

    7

    因此,凡真教会所到之处,她周围的一切都将因她而散发出死亡的气息。没有教会,这世上有许多事物看起来都是美好而动人的。一旦有了教会的衬托,它们便显出腐朽与可悲。在真教会的每一个成员身边,那些短暂而昌盛的事物,都应如泥沙俱下,又纷纷剥落。

    8

    在教会中,一个婴孩降生,将使一切未亡之人感到时不我待。一个老人离世,将使一切在教会以外活着的人感到生不如死。因为婴孩不是从过去来的,而是从将来来的。所以教会中的婴孩,被称为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意思是说,婴孩在出生之前,已经属于耶和华。他们在不存在的时候,已经存在。

 

    9

而离世的圣徒也不是被留在过去,而是去往将来。一旦死亡,他们便不属于现在,而仅仅属于未来。因此,教会中的生与死,都是复活的国度的彰显。正如教会中的贫与富,都是对教会的超越性的试验。

 

10

    进一步说,作为一个将来的、复活的共同体,教会的存在,对世界是一个威胁。教会必然使一切国家、一切统治者都感到这种威胁。不但如此,教会也构成了对其他一切世俗组织的威胁,使一切公司,俱乐部和协会都感到压力。一切给别人发工资和一切从别人那里领工资的人,都将因福音的传扬而活在这种压力之下。

 

    11

    在世俗组织中,你可以加入这个,或不加入那个。你不会因你没有加入的组织而失去存在的意义。你最多只是感到沮丧和失落而已。但教会不是世俗组织,而是唯一的、建立在复活之上的超越性的社群。对一切活在教会以外的人而言,教会都是且必须是一个指向灵魂的压力集团。

 

    12

    一切专制在本质上,既带着神权政治的特征,又带着唯物主义的特征。一方面,因为它强调现实的力量胜过一切,所以一切专制都是唯物主义的。另一方面,因为它赋予了现实力量以至高性,所以一切专制都是神权政治。因唯物主义在本质上是一种泛神学,即赋予物质或物质的力量以神性。 

 

    13

    只有教会的五个唯独,才能对抗世界的唯物主义。只有复活,才是唯物主义的反义词。换言之,一切在复活之外的政治的力量,资本的力量,和文化的力量,本质上都是唯物主义的力量。“世界”的定义,就是唯物主义。或者说,凡是在世界内部的追求,都是唯物主义的追求。

 

    14

因此,沃格林在1947年说:“不容置疑的是,自由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有着内在的一致性和诚实性;如果我们把自由主义理解为主张对人和社会的内在性拯救,那么共产主义显然不过是自由主义最激进的表达方式。”

 

15

    华北神学院的院长赫士,在1927年论及教会学校的自由化倾向时,也说,“当教授们开始怀疑神迹和否定圣经的权威性,学生们就会更进一步。当教会学校也开始采纳政府批准的教材,那里面充满了反对基督教的理性主义和心理学的价值观,这已经为俄国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起铺平了道路”。

 

    16

    因此,专制没有能力摧毁教会,摧毁教会的是福音及福音事工的世俗化。专制带来压力,也带来祝福。第一,它激发出我们对死亡的恐惧;第二,它诱惑我们参与谎言,并活在谎言中;第三,它暗示我们看不见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第四,它最终揭露出我们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让我们看见自己是肉身的奴隶。

 

    17

    换言之,并不是专制使我们沦为奴隶,专制告诉我们一个属灵的事实: “奴才是奴才的作品,暴君是暴君的报应”。在这个世界以内,我们本来就是奴隶。然而若非专制,我们将一直误以为自己是自由的。

 

    18

    教会在这个世界,却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教会最重要的使命,并不是见证自己如何“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见证自己如何“属于”另一个世界。因此,教会不能远离世界,因为远离世界就等于背叛这一使命。教会的超越性,必须在教会的临在性中得以彰显。

 

    19

    换言之,教会必须作为一个复活的群体,而临在于这个世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之中,以福音的宣讲进入唯物主义的一切势力范围。但教会的目的不是要在这些领域取得成功,而是要在其中不断地失败。这是复活的超越性的悖论,教会越在一个死亡的世界中死,便越在一个复活的世界中活。

 

    20

    归根到底,教会必须竭尽全力,去做一切吃力不讨好的事。凡是能在这个世界以内得到奖赏和回报的事,或企望在基督再来之前兑现的诉求,都将削弱教会见证复活的能力。凡是在肉身和物质上,教会受到世界的抵挡和压力越大,教会在属灵的事上向这个世界施压的能力就越大。

 

    21

    如卡森所说,拯救这世界免于雾霾却搭上自己的灵魂,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消除色情有许多途径,在“伊斯兰国”没有那么多淫秽的东西。但在那里你也难以听到福音。因此,教会需要关注雾霾吗,需要。教会应该反对色情吗,应该。然而,消除雾霾或禁止色情,是这世界以内的理想,不是教会存在的目的。

 

    24

    亚当的肋旁,生出了夏娃。基督的肋旁,生出了教会。每个神的儿女,都在基督的教会中,从圣灵而生。教会是我们的母亲,是养育我们的摇篮。我们的母亲不完美。完美的人不需要恩典。教会不完美,所以教会充满了恩典。不委身在教会的软弱和不完美中,就无法享受在基督里的大蒙眷爱。

 

    25

    准确说,上帝的确呼召祂的儿女都要在教会服事,但只呼召少数人全职服侍。教会由少量全职工人和全体义工组成。就像一个人无论工作多忙,都不是回家不照顾妻儿或不做家务的原因。所以上帝命令信徒在教会彼此侍奉,不是有余力和热心才两者兼顾。而是必须同时兼顾。只是方式、时间、恩赐各不相同。

 

    26

    保罗·华许牧师说,假教师,是上帝给那些藉着宗教满足自己肉体欲望和今生的目标的跟随者的报应。因为假教师所讲的,正是他们所要的。台上台下,都只要主的恩赐,不要赐恩的主。只要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不要祂下来,好为他们今生的欲望服务。

 

    27

    因此,当代教会最大的危机,就是教会不是致力于彰显惟独基督的绝对性,却一直致力于如何让自己不成为世人眼里的怪物。换言之,不是教会外的无神论者,而是教会内的宗教混合主义者,才是杀害基督的元凶。


    28

    主啊,我们的教会是可怜的,不完全的,其他教会有的缺陷我们也有,其他教会没有的缺陷我们也有。甚至其中还有许多的污点,许多的裂痕,许多的背叛。然而主啊,我们却抓住你的话语,大胆地宣称这间教会是基督“圣洁的国度”(彼前2:9),是你的爱子基督耶稣的宝血所赎买而来的。

 

    29

    你怕谁谁就是你的君王。对主的惧怕是教会的特征之一。出于信心的惧怕,意味着教会不归宗教局管,也不管撒旦管。教会是一个超自然的实体,是与世界分别的,处于另一种属灵管辖权之下的另一个国度。教会是主耶稣基督在地上的直辖市,信主就意味着进入有无数摄像头的圣灵监控范围。

 

    30

    “三自爱国会”,从它产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是教会的仇敌。求主使温州教会从“温州特殊论”中觉醒,分别自己,归主为圣。/游冠辉: 政府放松的时候,那面目还蒙了一层纱;政府抓紧的时候,那层纱就被揭开了。深愿三自里真正属神的儿女能看清三自真面目,并选择退出。主必为他们开一条出路。

 

    31

    再向温州教会进言:看不见的教产不分别为圣,看得见的自由就不是真自由,与体制共谋的自治乃是假自治。如果花3000万却不能建一座教堂,固然令人悲伤。但如果花3000万,仍不能脱离凯撒的辖制那才是真悲剧。教会若不能激烈地持守独立的属灵地位,激烈地保卫一间政府审批的教堂就毫无意义。


    32

    近年来,国家宗教政策与现状的重大转变,便是“新三自运动”的逐步形成。国内亲共的红色基督徒和恐共的金色基督徒,及海外一大批亲共恐共的牧师学者,使三自运动呈现某种起死回生的假象。正是这一新三自的崛起,鼓励当局继续对家庭教会的打压。三自会一天不死,教会就当以逼迫为荣。

 

    33

    很多人认为,宗教是导致争战和冲突的主要原因。因为几乎所有宗教,都倾向于将日常生活,视为一场宇宙性的战争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反对基督教。因为他们担心和反感一切以宗教为名的“圣战”。他们的观察有一定道理,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宇宙性的争战是真实的。然而与罪恶的争战正是信仰的原因。你不能因为疾病而定罪医生或药物。


    34

    在圣经中,“圣战”的中心是万军之耶和华。神为自己的百姓争战,祂是一切圣战的发动者。祂解除以色列的优势,免得事后他们赞美自己。“圣战”一定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圣战”的最高峰就是基督的十字架。这是以少胜多的典范:一人胜了全世界;这是以弱胜强的典范:基督放弃祂的能力,通过受苦和被杀赢得胜利。哪里没有十字架,哪里就会充满以宗教为名的假圣战。

 

    35

    “为基督赢得城市”,这也是一个军事化的圣战用语。信主就是参军。而很多基督徒对受洗有一种错误的理解,他们以为信主就是退休。当战争爆发的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缺乏士兵。而是军队里充满了一群不打算受伤的官兵。他们参战的最高目标就是避免让自己受伤。而今天的教会中充满了这样的信徒。

 

    36

    换言之,唯一防止我们诉诸暴力的方法,是坚持它只有在源于上帝时才是正当的。非暴力的实施,必须建立在相信上帝会有神圣的审判上。失去了上帝会报应的信仰,暴力才在现代社会秘密地滋长。不相信上帝会审判人,我们就当拔剑而起。相信宇宙中超验的公义,已在上帝本人的受难中得以成全,人类才能走出报复的漩涡,走向爱与和平。

 

    37

    对三一论的认识,将塑造我们对福音的认识,也更新我们对教会的委身。信仰在本质就是团契的和历史的。成为一个基督徒,就意味着因信进入救赎历史中、有差别和次序的圣而公之团契。因此,我必须说,“信耶稣就是建立你与耶稣的个人生命关系”,这是一个违背圣经的、简化而错误、却很流行的教义。

 

    38

    杨腓力说,神父或牧师常面对一个试探,就是视自己为答案的提供者、属灵的权威、恩典的施予者而不是接受者。但在另一方面,信徒或读者也常面对一个试探,就是不视神的仆人为答案的“二传手”、属灵权威的中介或恩典施予的管道,而仅仅视其为一个陪伴者和建议者。事实上,这是当代更普遍、且政治正确的属灵风气。昨天和一位传道人开玩笑说,后现代的牧师常常需要故意贬低自己,来讨好会众。

 

    39

    如果教会不与世界争战,教会为就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如果教会与世界的争战,不是属灵之战,而是利益之争,教会就仍是世界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对现实的不满,不是出于超越的信仰,我们的不满,就不过是我们更深地属于这世界的表现。我们通过反对现存体制,而成为现存体制的一部分。

 

    40

    读到一篇《基督教全国两会“畅谈中国梦”座谈会摘录》,十六个人的发言记录,只有一个人提到一次圣经。这些假教师的名字要记下,不可与他们相交,就是与他们吃饭都不可(林前5:11)。然而,主啊,我们要伤心到几时呢。倘若可行,把我交在尼布甲尼撒手上吧。

 

    41

    忽视信仰与政治之冲突的基督徒是犬儒的基督徒。不谈公民伦理的职业伦理,是犬儒的职业伦理。教会在本质上挑战一切政治共同体,也挑战政治共同体内的一切成员。挑战的主要方式就是受苦。当别人煽你耳光时,就证明你对他构成了挑战,当你承受这个耳光并为他祈祷时,你就足以使他生出杀心。

 

    42

    今天去教会晨祷,社区一位警官和两位协警贴身同行,现在守在小区门口。神的仆人,被世界以另一种方式器重。因神的儿子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头上写着,犹太人的王。彼拉多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了”。一周前,许宏弟兄告诉我,国际基督徒记者协会,就以彼拉多的这句话为协会的宗旨。

 

    43

    教会是信仰的试金石。文化基督徒,一碰到教会就死。真正的基督徒,一碰到教会就活。——访谈刘同苏牧师

 

    44

    最邪恶的人不是违背后六条诫命的人,是违背前四条诫命的人,最邪恶的人是没有重生得救的传道人,不照着圣经传讲福音的传道人,和侍奉主不认真的传道人。比该亚法更邪恶的是犹大。最邪恶的人不在中南海,而在神学院。最邪恶的人不在中央电视台,而在教会的讲台上。

 

    45

    我们必须承认,大陆人缺乏教养,因为大陆人缺乏真实的公共生活的经验。所谓教养,就是惟独在公共生活中才能养成和表达的对邻舍的爱,和对公共事务的判断力。对基督徒来说,天国的真实彰显,就在作为圣约共同体的教会生活中。

 

    46

    昨日在外地,主日崇拜遇到骚扰。带头的人说,我是宗教局长。我说,你相信上帝吗?不信上帝,怎能当宗教局长呢。你们管人什么时候出门被车撞死、什么时候得癌症吗?不能管,怎能叫宗教局呢。不是我跨地区传道,是你捞过界了。教会才是上帝在中国设立的宗教局。你我的相遇,是两个“局长”的相遇。

 

 

二、微读系列

 

    【意义】

    一件事物越是没有意义,它就越是邪恶。邪恶是与一切事物都毫无内在关联的一种存在。当人们摇头,说活着真没意思,或叹一口气,说好无聊啊。他们就有机会发现,生活是如此邪恶。然而手机和无穷的资讯,将地狱的迹象,掩盖在无意义的细节之下,竟令人难以察觉。

 

    【祝福】

    因此,失去Gmail或许是一个祝福,因为这提醒我们地狱是存在的。我们比自由世界的人,更接近生活的真相。因而,极有可能,我们比他们更自由?或更充满自由的可能。怎么说呢,你必须模仿约瑟的口气,说,“起初,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是好的”。

 

    【面容】

    卢梭在《文学与道德杂篇》中说,“伦理对肉身具有极大影响,有时候甚而会改变容貌。在古希腊人的脸上有着比今人更多的情感和美感,而在罗马人的容貌上有着比古罗马人更多的精明和更少的高尚”。那么中国人,或者说无神论者的面容呢,是否有更多的温润,倨傲或狡黠,更趋于平面与空洞?除非你戴上3D眼镜,否则不能看见他们的灵魂。 

 

    【人群】

    博尔赫斯说,“人群是一个幻觉,它并不存在,我是在与你们个别交谈。我们是孤单的,你和我,你意味着个人,而不是一群人”。但我想说,博尔赫斯是一个幻觉,他并不存在。他假设自己与读者个别交谈,但这种交谈只是一种想象。他是孤独的,孤独的极致就是虚无。除非一群人是存在的,否则博尔赫斯并不存在。即使他通过文学,留下了不在场的证据。

 

    【花香】

    辜鸿铭说,“日本人的礼貌是一朵没有芳香的花朵”。其实,一切罪人的美德,都是如此。它们绚烂开放,或妩媚,或壮丽。天使们却闻不见一丝花香。就像画匠的作品,是平面的,在三维空间就是死的。我们一生的自义,在四维空间,亦如画布上禁锢的笑脸。灵魂是四维的,因为上帝俯身向世,使祂的荣光照在我们脸上。没有阳光,花朵不是花朵;没有基督,生命不复为生命。

 

    【跌倒】

    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失败和跌倒,或许是神极大的恩典和怜悯。因为那长达数十年的,在舒适和成功的生活中,缓慢的失败和信仰的溃败,热心与异象的慢慢死去,才是最悲惨的命运。如果神许可我的一生必要经历失败,我祈求是轰然来临,而不是嘘的一声。是死而复活,而不是活了又死。

 

    【谦虚】

    如果有神,当我们谦虚时,神的荣耀就会显明出来。如果无神,当我们谦虚时,笨蛋就会占便宜。因此,如果一个人不敬畏上帝,谦虚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种使他自己获得荣耀的巧妙方式。

 

    【哲学】

    古典哲学,保持着一种激情,就是寻求将整个世界建立在世界之外的、更高的力量之上。“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居住其上的,都属耶和华”。而一切现代哲学,则坚持在世界的内部去建立这个世界的根基。

 

    【洞察】

    我们对罪恶的厌恶,总是大过我们对正义的热爱。我们常怀不平,却缺少欢呼。简单来说,我们敏于批评,拙于赞美。就像一只鼻子,在十米之外,就能辨别任何臭味,却对眼前丰盛的筵席无动于衷。因此,最危险的自义,就是把我们对他人罪恶的洞察力,误认为一种属灵的美德。

 

    【恩典】

    犯罪而未遂,乃是恩典。不义而发财,本身就是一种审判。家中藏着上亿的现金,这不是祝福,而是咒诅。因信称义,本身就是祝福,就是赏赐。有义披戴在身上,有义存在我们的生命中,人生在世,夫复何求。

 

    【破贼】

    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中国总有三种知识分子。一种认为,“破心中贼易,破山中贼难”。一种认为,“破心中贼”虽然难,竭力仍能做到。最后一种呢,他们发现终其一生,亦无法破去心中贼。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专为第三种人而死。

 

    【迟延】

    一位作家说,“神的愤怒以审判的严厉来平衡刑罚的迟延”。越是迟迟不来的公义,越显出公义将排山倒海而来。神的审判若不是可怕到了极点,神的宽容又有何浩大可言。人为自己积蓄钱财,总有用尽之日。但人为自己积蓄公义的愤怒,已是天文数字,永世用之不尽,人却每天仍在积蓄。

 

    【宽容】

    宽容的希腊文原意,是“停战以等待敌人投降”。宽容的意思,从正面说,是以神的恩慈领人悔改(罗2:5);从反面说,并不意味着“公义审判的日子”被取消。恰恰相反,宽容是因为那个日子必将来到。因此,宽容必出于爱,出于怜悯,不出于多元主义。相对主义隐含可怕的不宽容,因为相对主义缺乏热烈的爱。


    【美善】

    以前,我以恶为善。现在,我以恶为恶了,却不以它为丑。我也以善为善了,却不以善为美。主啊,我倒比以前更是一个伪君子了。毛姆说,女人不会因为一个男人高尚就爱上他。男人呢,也不会因为上帝的圣洁、公义和仁慈,就爱上我们的主。因为在罪人眼里,善并不是美,善不够浪漫,善令我们远离。

    

 

 

三、默想婚姻

 

     1

    一旦结婚,我们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所以婚姻的痛苦就是,如何去爱那个已和你结婚的陌生人?所有人在婚姻中,都在寻求“被爱”和“先爱”。一切婚外情的原因,都不是爱的不满足,而是“被爱”的不满足。但唯有基督,才能使我们深深地被爱,并终止对先爱的寻求。被爱的人,才应该结婚。

 

    2

    人的爱是对自我价值的肯定,我们希望自己被爱,是因为自己的价值。其实我们不是在寻求爱,而是在寻求自我肯定。主的爱却是对我们价值的否定。无条件的爱其实是对我们的羞辱。绝对的恩典是难以接受的礼物。福音攻击了我们自主的梦想,福音迫使我们面对一位完全在我们控制之外的神。

 

    3

    情人节的主角是瓦伦丁神父,这表明,第一,情人节的焦点不是爱情,是婚姻。不是蜜语,是誓言。不是私相授受,是公开见证。不是一见钟情,是一生一世。第二,离开见证就没有盟约。离开盟约就没有爱情。离开教会就没有见证。离开上帝就没有婚姻。第三,谈恋爱却没打算结婚的朋友,其实今天不是你们的节日。

 

    4

    爱一个人,就是为一个人受苦。为你们受苦的那一位,就是使你们昌盛的那一位。有谁喜欢18k的黄金呢,谁都喜欢24K的黄金,也就是受过苦的黄金。好男人,就是受过苦的男人。好黄金,就是受过苦的黄金。好消息,就是有一位受过苦的上帝,已经为你们钉死在十字架上了。

 

    5

    为什么我们会被电影中的婚外情打动?因为基督的爱若不能令我们满足,世上就没有一个丈夫或妻子能令我们满足.十字架若不能令我们死心塌地,世上就没有一个男人或女人,能叫我们死心塌地.没有福音的生活,生活永远在别处.没有耶稣的爱情,永远是孤独的爱情.没有基督的婚姻,永远比不上别人的妻子。

 

    6

    在莎士比亚笔下,朱丽叶捂住罗密欧的嘴,说你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免得你的爱像月亮一样阴晴无常。在民政局,新娘拉住新郎的手,说你不要按着宪法起誓,免得你的爱像中国宪法一样频频修改。愿神的儿子和神的女儿,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起誓,说神使我们在受苦的地方昌盛。

 

    7

    神给你的那一位,不是在教会里,就是在去教会的路上。

 

    8

    在中国古代动人的爱情故事里,或者梁祝,或者牛郎织女,或者董永和七仙女,或者许仙和白素贞,最美好的爱情都不是人和人,而是人和妖、人和鬼、人和仙。中国没有人和人的爱情典范,只有人鬼殊途,人妖之间。七夕的意义,就是人和人不能同负一轭。在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爱情的极致就是活见鬼。

 

    9

    这些人鬼殊途的古代爱情典范,显明了:1、爱情的最高理想就是死而复活。2、不能胜过死亡的爱,就不能把不同世界里的男女联合在一起。3、如今,有神的儿子为我们死了,但那些不相信基督、只相信爱情的人,必须自己去死。

 

    10

    爱情就像《纳尼亚传奇2》的主题曲,《the call》。 呼召的重心不在呼,而在召。可以拒绝的呼唤,叫广告。不可抗拒的呼唤,叫呼召。再用两个词来形容这种不可抗拒,一是“选召”,凡一见钟情的人,都是被动的。二是“召命”,就像《非诚勿扰2》的台词,“我的命来找我了”。

 

    11

    有两种对爱的理解。一种是保罗,他说,“凡事都不可亏欠人,惟有彼此相爱,要常以为亏欠”。一种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他说,“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保罗在相遇之前,已经被爱,所以不去爱,就是亏欠。而仓央嘉措的意思,是相遇之前,爱不存在,大家又何苦相遇。

 

    12

    现在,我们可以来定义什么是婚姻了。我的定义很简单,三句话:一,你的妈就是我的妈; 二,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三, 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13

    所有人类的婚姻,都始于喜乐,终于悲哀。唯有基督与教会的婚姻,却始于悲哀,终于喜乐。

 

    14

    今天中午在外面吃烧菜,有一个人进来就说,“老板,我要份土豆烧鸡。”老板就说,土豆不烧鸡,芋儿才烧鸡。土豆烧牛肉、魔芋烧鸭子。我一听,这个就叫绝配,叫菜品,叫经典组合。那人独居不好,神为亚当造了夏娃,也为鸭子造了魔芋,为土豆造了牛。

 

    15

    狄马唱的陕北民歌,“天上的星星成对对,人人都有个干妹妹”。这叫男女相爱,天赋人权。“百灵子过河沉不了底,忘了娘老子忘不了你”。意思是夫妻关系优先于父母关系,第三句,“宁让皇上的江山乱,不叫咱俩的关系断”。这叫家庭先于国家。亚当和夏娃结婚时,地上没有民政局;塞特的子孙求告耶和华的名时,地上也没有宗教局。这就是基督教的婚姻。

 

    16

    凡婚姻一定有媒介,或者是人,或者是灵。亚当夏娃的婚姻,媒人是上帝。如果媒介是人,就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者官督商办。如果媒介是上帝,就叫“天作之合”。你宁愿相信你的婚姻是天作之合,不愿相信那是绝对的偶然,你才有幸福可言。而在中国传统中,凡没有媒介的结合,就叫野合。野合的意思,是指你们的婚姻里没有那位伟大的第三者。

 

    17

    在基督徒的婚姻中,有一位伟大的第三者,有一位救赎他们的,像一个人遇见了一颗重价的珠子,就变卖所有的把它买赎回来。他们的生命不是被修补了,不是被换了一个零件,而是被重生了。今天,他们的婚姻是这么宝贵,因为他们是耶稣基督付出自己的生命买赎回来的,他们是耶稣的珍宝。他们的婚姻,化腐朽为神奇。唯有这位伟大的第三者,是所有的第三者的终结者。

 

    18

    我问,你离婚后想不想再婚呢?他说当然还想再结婚。我问,那你以后想找一个比她更好的,还是找一个比她差一点的呢?他说要找当然是找更好的。我说,那你就是“因淫乱的缘故”离婚了。凡离婚都有第三者,一种是在场的,一种是不在场的。一种是你们之间已有第三者出现,一种是为第三者的出现创造条件。

 

    19

   一个不舍己爱妻子的男人,不能在家庭中做一个真正的带领者,做仆人式领袖的男人,无论他怎样成功,在世上得到什么,他都不过是纸老虎。一个不愿顺服丈夫的女人,不愿把家庭、把丈夫和孩子看作上帝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和祝福,无论她怎么聪明,怎么美丽和干练,她都是白骨精。

 

    20

    这个世界上充满了纸老虎,也充满了白骨精。男人不承担责任,女人就自我奋斗。最后,男人终于变成了他们想要的那种女人;女人也终于成长为她们想嫁的那种男人。

 

    21

    上帝把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放在一生一世的盟约中,这是生命的根基,也是世界的根基。社会的腐败是从家庭的腐败开始的,国家的崩溃是从每个家庭的崩溃开始的。如果每一个家庭都在崩溃,这个国家崩不崩溃有什么关系?因为国家还没有灭亡,你的婚姻已经灭亡了。如果家庭每天都在被颠覆,一个国家是否被颠覆又有什么打紧?

 

    22

    我想对丈夫说,“要小心,免得你把婚姻的目的变得高于它本身,婚姻是要你更好的接受装备去服侍神,带领你和你的妻子更接近天堂”。我想对妻子说,“请记住,你是和一个亚当的子孙结婚,限制你的期望,为婚姻的严酷做好预备,因为婚姻是一种蒙恩的手段,是神为将要临到的世界预备我们的一种方法”。

 

    23

    我曾遇到一个弟兄,他结婚的时候没有信主。我问,你跟你的妻子是在基督里认识的吗?你们是在基督里结婚的吗?他想了三秒钟,然后回答说,“从神学上说,是的。只不过我们那个时候都还不认识主”。他们不认识主的时候,主却认识他们。他们没有计划,主却有计划。所以耶稣说,“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开”。

 

    24

    二十四年前一个秋天的早晨,在学校的樟木林操场,我的妻子当时向我走来,脸上非常忧伤,我就走上去,她对我说,“三毛死了”。那是我们爱情的开始。我们的爱曾建立在一个人的死亡之上。婚姻必须建立在一个人的死亡之上。因为流泪不能拯救婚姻,流泪表明婚姻需要被拯救。然而谁为我们的婚姻流血呢。多年后我才知道,不是三毛,而是基督。

 

 

 

四、默想预定论

 

    1

预定论是彻底的一神论。预定论者比灵恩派更相信一种超自然的世界观。他们对一切世人习以为常的事都大惊小怪,因为他们不相信任何细微的事,会“自然”地发生,“自动”地发生,或“合理”的发生。他们相信上帝的预旨,是一切事物的根本和具体的原因。因此他们在一切事物中敬拜上帝。

 

    2

    恩典若有一丝一毫不出自上帝的主权,恩典就将领受恩典的人,抬举到一个与恩典自相矛盾的地位。恩典的来源,是一位自由的上帝,祂的守约施慈爱的预旨,不受任何事物的约束。如果不是这样,恩典的结果,就造出了新的上帝,和忘恩之人。

 

    3

    拒绝双重预定,就等于拒绝让上帝自由地选择祂要拯救的人和祂要审判的人。选择的必然含义就是双重的,如果你选择了要买的苹果,同时也就决定了将其他苹果留在它们自己的命运里。单重的拣选根本不是拣选,因为被剥夺了自由的选择权。但人们宁可剥夺上帝公义的自由,也不愿减少我们罪人的自由。

 

    4

    如果万事都是为着神的荣耀这一令人惊叹的崇高目的而存在的,那么就这一目的而言,世上没有一件事可以称为小事,没有任何一人或一片树叶,是微不足道的。就这一目的而言,也没有任何受造者,能够将一种绝对的恶施加在另一受造者身上。这意味着,在任何凶恶中,我们都可以盼望脱离这凶恶。

 

    5

    一切受造者的命运,都从属于这一令人惊叹的崇高目的的。甚至包括人类,他们被上帝赋予了神圣的形象,具有理性的灵魂和选择的意志,为此,这一崇高目的在他们身上的落实,及所导致的反叛,成为宇宙中最惊心动魄的事。上帝是一切事物之始,亦是一切事物之终。我们没有一个瞬间,是在上帝之外。

 

    6

    上帝许可堕落之人,停在时间之中。这是令人敬畏的恩典,我们却常将这超然的仁慈,扭曲为一种命运由自己掌控或塑造的幻觉。信仰就是打破这幻觉,承认我们没有在这一崇高目的之外独行其是的其他目的,也没有能够与上帝的至高意志分庭抗争的意志。因为连意志也是受造的,堕落的,和需要救赎的。

 

    7

    一切非预定论的救恩论,都不同程度地将未重生之人假设为:在他自己里面,已有能力(在上帝的普遍而非特别的恩典下)正确地解释和运用其理性和意志,去选择和回应福音的呼召。这就篡改了圣经对恩典的定义,将基督的救赎下降为一种客观的和外在的可能,却没有实际地拯救世上哪怕一个具体的人。

 

    8

    一方面,如果罪是具体的,拣选也不能不是具体的。另一方面,如果救恩要对付的是我们的罪性,而不仅仅是具体的罪行。那么凡从人这里所生发的一切,都对此无能为力。换句话说,如果人的意志和理性对救恩有任何帮助的话,我们就不需要福音,只需要道德主义。

 

    9

    或者说,一切非预定论的救恩论,在本质上仍是这种或那种道德主义。在非预定论的救恩论下,人们以为自己信的是耶稣,其实信的还是自己。这样的人生和宇宙仍然充满了偶然性的深渊。换句话说,就是世界还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因此,一个人的结局,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仍是不确定的。

 

    10

    预定论,是对上帝的最露骨的信仰。也包含了对我们自身最无情的评价。就像一个想吃天鹅肉的人,毫不犹豫地承认,自己就是癞蛤蟆。或像一位忠心的牧师,坦然承认,除了常常拦阻上帝的作为外,这一生没有改变过任何人。但他是一位牧师,且只能是一位牧师,唯独出于上帝的恩典。

  

    11

    根据圣经,国家的兴衰不是一个自然现象或历史现象。根据圣经,甚至连自然现象都不是“自然”的。在希腊哲学中,“自然”是一个最高的概念,自然代表一种宇宙中的正确的理性。与任何人的意志或神的意志都无关的一种正确的理性。希腊文化的核心,就是去认识和追随这种正确的理性。但圣经否定这种“自然”的观念。预定论就是与这一"自然“的世界观相反的一种信仰。

 

    12

    唐崇荣牧师说,“那些不能明白神的预定的人,连他们的不明白神也预定了”。惟其如此,我们才不断懂得,恩典令人敬畏,恩典如此可靠。我们也不断发现,自我如此可怜,如此无力自拔。没有一个士兵,了解统帅的整体部署,但他遵行命令,日拱一卒,是相信在统帅心中、有自己不知道的筹划。

 

    13

    谈论预定,与谈论预定论是不同的。路德说,正因为上帝预定万事,因此对我们来说,未来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并非由我的选择而定。恰恰是预定论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我不知明天如何,但我知谁牵我手”。因而努力奔跑,竭力遵守主道。

 

    14

    不相信预定论的人,反而喜欢谈论预定(譬如谁得救谁不得救,或明年是否涨工资)。在不传讲预定论的地方,人们热衷于说预言,并将祈祷变成一种巫术。因为他们的信心,小到使他们不能忍受对明天的无知。因此,在缺乏预定论的教导的地方,信仰总是沦为偶像崇拜。

 

    15

    什么是预定论的恩典呢,不是说基督的救赎在能力上是“有限”的,用一句流行歌曲来表达,预定论的救恩就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有人若把给所有人的爱,也打包分你一份,你会以身相许吗?不会的。你被打动,被征服,仅仅是因为特别的爱给了特别的你。这就是拣选的恩典。

 

    16

    预定论给了我写作的勇气,包括婚姻的勇气。有一年,我和妻子在情人节回家,有点事不愉快,她说你送什么情人节礼物?我说送你一本书,《基督教预定论》。因为预定论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没有预定论,我们的婚姻就没有勇气继续。没有预定论,就不如不相爱,不如不相欠。没有预定论,我说什么都是谎言,写什么都是谣言。

 

    17

    结了婚的情人,都是预定的。没结婚的情人,都是自找的。如果说限定的救赎,就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那么,什么是唯独恩典呢,就是“老天爱笨小孩”。什么是万世以前的拣选呢,就是“爱在西元前”。什么是永蒙保守呢,就是“爱你一万年”。真正的爱情就是福音。没有福音就没有爱情。

 

 

 

 

                  在基督里爱你们的弟兄,主的弱仆王怡,

                                                        写于2015年3月10日。    


评论
热度(48)
  1. 金克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2. FEIRFEIFEI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3. 475163895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4. 自由飞翔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5. 光明之子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 FEIRFEIF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