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想教育(66-75)

主仆王怡:


默想教育(66-75)




66

布鲁达斯说,教育中的实利主义者问,为什么要学死的语言和古代的历史?按同样原则,除了做生意的需要,人为什么还要在国内国外旅行?如果不是为要做成一笔买卖,为什么还要倾听老年人说话,为什么还要和邻舍交谈?这样的人——现在世上充满了这样的人——不知道接受教育和学习一门手艺之间的区别。


67

因此,在英国的古典教育传统中,“游学”一度是必须的。学生除了在本地、本国完成学业,还必须四处游历一番,拜访名师,不然他的教育就是不完整的。不过,古典教育家维塞斯莫·诺克斯比较反对游学教育。他认为整个英国贵族阶层的轻浮,就是被法国传染的。因此,他反对青年人在19岁之前离开英国本土,特别反对过早地去法国。“游学”和“留学”是完全不同的,但反对“小留学生”,总是古典教育的一贯立场。除了诺克斯提到的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家庭在教育、特别是宗教教育中的地位,不应被过早的取代。在我看来,也许话很刻薄,“小留学生”几乎相当于卖儿卖女。


68

孔子曰,君子不器。蔡元培倡导,文理兼通。这都表明,他们认为教育的目的,首先指向一个人与整个世界之间的完整关系。西塞罗是一位雄辩家,他批评哲学传统与政治传统的分裂,或逻辑与修辞之间的分裂。他说,“现在,一部分教师教我们思考,一部分教师教我们说话”。到了我们这里,则是一部分老师教我们赚钱,一部分老师教我们做人。并且后一种老师,几乎绝迹。


69

哈钦斯引用纽曼主教的话,批评当代大学教育中,一种完整的指向人与世界的关系的知识的缺乏。也就是神学和形而上学的消失。这导致当代的社会科学,“有一大部分是这类未经消化的、无关的和毫无意义的数据资料的堆积”。而科学家们呢,在成名之后或有闲暇时,才试着运用形而上学甚至神学的一些原理,来思考那些与他们的研究及人类社会有重大关系的议题。而他们根本没有在这些方面受过足够的训练。他讽刺说,“这在我们国家几乎已成为一种传统”。因为,哈钦斯说,“我们多么需要一种正统的神学或一种系统的形而上学”,否则今天的大学教育,就不再是一种自由的教育。


70

维塞斯莫·诺克斯则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话说,“一个自由的言说者,也是真理的言说者”。他认为,对英国来说,自由教育必须包含宗教的教育。“除了让人自豪的科学,哲学和文雅的知识以及其他构成自由教育的内容之外,没有任何事物比理性的宗教,或者纯正的基督教的高贵庄严的学问,更能让心灵真正的自由”。与此相比,绘画,音乐,舞蹈,和击剑,只是一些“装饰性的才艺”。对英国来说,这曾经是“廷臣”传统的主要教育内容(对今天来说,市场的需求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廷臣教育)。至于其他的技能学习,更与自由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将后两者在教育上拔高,将会导致反宗教、反道德的危险。我多么希望他说错了啊。今天,送孩子学钢琴、学美术的家长,功利心强的,直接奔着市场而去,功利性稍淡点的,也不过是为着人生中的才艺表演。


71

教育一定是关乎知识的。但古典教育注重对知识的修养和判断力。而现代教育仅仅注重对知识的专门性掌握。后者以割断专业知识与其他人类知识的联系为代价。专业性越强,对整个世界的认知越肤浅,这是现代教育所造就的局面。


72

对希腊而言,自由教育与城邦有关,自由教育在本质上是一种政治教育和公民教育。换言之,自由关乎一个人与整个城邦的关系。我们可以这样说,自由教育起源于共和主义传统。古典教育就是古典的共和主义的一部分。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和美国的教育都带着各自强烈的城邦意识。城邦的意识形态,都是公立教育的核心。虽然这厢的城邦,是一座老大哥统治的集中营;那厢的城邦,则散发着民主、人权这些西方核心价值的芳香。而对基督教教育而言,教育必定与另一个看不见的城邦——即教会的圣约群体有关。为什么长老会是基督教教育的一个主力,因为长老会在本质上是共和主义的。


73

直到19世纪下半叶,西方自由教育的核心,特别是基础教育阶段的核心,都是古典语言。如果人可以获得自由,人一定是在语言中获得自由。如果自由是存在的,自由一定自古以来就存在。因此,倾听古代的声音,是自由教育的基本路径。现代教育与此相反,因为进步主义认为,自由是现代的,而非古代的。于是教育的基本路径,是倾听当代人的声音。然而讽刺的是,从贡斯当、柏克到汉娜·阿伦特,古典的自由主义者和共和主义者都认为,自由是古代的,极权是现代的。换言之,极权主义事实上是现代教育的产物。


74

甚至在教会的神学教育上,这种“古今之争”,也和世界一样愈演愈烈。曾有一位海外的神学教师对我说,你们坚持一些传统的立场,无条件地相信圣经的绝对无误,是因为你们书读得太少。我说,你说的是。我们的区别是,这么多年来,我读的基本上都是死人的书,而你读的基本上都是活人的书。而我认为,还没有死的人是靠不住的。只有死了以后,如果因信,就仍旧说话。如果不信,就灰飞烟灭。如果一个人的知识和信念主要来自活人,那么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肯定是靠不住的。基督教信仰是一个历史性的信仰,这意味着基督教信仰主要是来自死人的信仰。所以以色列人说,耶和华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而耶稣则说,你以为他们死了吗?其实他们一直活着,因为神不是死人的神,而是活人的神。


75

所以,借用陈佐人牧师的一句话,古典教育是死人的活传统,现代教育是活人的死传统。我并不是认为古旧的就一定好,现代的就一定错。而是我们必须颠覆这个被已经被进步主义所颠覆的思维方式。除非没有真理,否则真理一定是旧的,而不是新的。穿新衣服的是暴发户,传新真理的是假教师。




20150703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王怡的麦克风

              或“pastorwangyi",愿以原创文章,诗歌,评论,讲章,

              或其他文字,希望成为对您的祝福。




评论
热度(9)
  1. FEIRFEIFEI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2. 金克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 FEIRFEIF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