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帕斯卡《思想录》

主仆王怡:


(冯君蓝牧师摄影)



1、唯有将外表和内心结合起来才能认识上帝。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亲身领餐、亲身下跪、亲耳读经、亲口祈祷。把灵魂的救赎寄托于仪式,这就是迷信。然而不肯让身体顺从于仪式,这就是高傲。基督教将卑微的人提升到内心,将高傲的人降低到外表。缺乏任何一面就不是真信仰。


2、人们以为,言必称上帝的人是危险的,那是因为人们不认识上帝,只认识那个人。事实上,在谈论任何庄严和重要的事情时,绝口不提上帝的人,才是危险的。因为这等于公开声明,他们拥有无限责任能力;或预先宣称,当他们宣誓、求婚、上诉和写微博的时候,谁若过于当真,谁就是瓜娃子。


3、跛脚的人不会令我们生气,跛脚的思想却会激怒我们。跛脚的人承认我们走得正直,跛脚的思想却咬定我们才是跛脚的。我们生气,因为我们对自己是否跟随了真理并不那么有把握,尤其当我们的信仰被很多人讥笑时。强迫人的身体,你必须诉诸刀剑。强迫人的灵魂,你只要诉诸他的怀疑。


4、帕斯卡尔批评蒙田,说我们可以原谅启蒙作家有点自由而又放荡的感性,却不能原谅他们“纯属异教的对死的情感”。当他们谈到死时,都是优柔怯懦的,“既不畏惧也不悔改”。在所谓的启蒙精神中,对死的虔信的焦虑已经死了。换言之,他们谋杀了一个古典时代,这是何等恶劣的骗粉行为。


5、帕斯卡尔说,有关外物的科学,不会在我痛苦时安慰我在道德上的愚昧无知。有关道德的训诫,却永远可以安慰我对外物科学的愚昧无知。我们可以教人一切,却不会把人教成正直的人。夸耀自己懂得任何事物,都不如夸耀自己的正直。但我们却永远无法夸耀、自己根本不曾拥有的东西。


6、自爱是可怕和勉强的,自爱无法防止他所爱的对象不充满错误和悲哀。自爱在人身上产生了一种最令人发指的情感,就是对那个谴责他、向他的良心作证他的缺陷和罪过的真理,怀着一种要命的仇恨。就像杀人犯清理现场一样,人类创造文化来掩盖自己的罪行,因为他们不能忍受真理的光明。


7、人的情感总是跑在意志的前面。如孩子们用眼泪控制他们的母亲,我们也习惯于用I Wish 来替代I Swear。于是我们常在信仰上成功的欺骗自己。就如帕斯卡尔所说,“人的心一旦想到了皈依,就自以为已经皈依了”。就如一旦想到奉献,就不需要再奉献;一旦想到爱,就已忍不住流下泪来。


8、人不外是一个充满着错误的主体,假如没有神的恩典,这些错误就自然而然又无可避免。我们的理性和感官,都缺乏真诚,并彼此欺骗。感官以虚假的表象欺弄理性,理性以推理的骗局,反过来对感官进行报复。就像两根互相撒谎的筷子,夹不起圆满的人生。


9、想象,是人生最具有欺骗性的部分。一位理性的敌人,一种高傲和狂幻的力量,没有它的批准,一切财富、美和幸福都不合法。它倾向于将微小的对象一直膨胀到充满整个宇宙,如我们谈论自己的时候;又以粗鲁的方式将宏伟的事物一直缩小到它自己的尺寸之内,如我们谈论上帝的时候。


10、我们骄傲到这样的地步,甚至很愿意在一次伟大的苦难中牺牲自己,只要死亡能够换来人们的谈论和敬意;假如还换来了一位女性的眼泪,甚至行善也不是很艰难的事。因为我们做梦都希望别人为我们的不朽而流泪,但唯有基督这样说,“不要为我哭,要为你们和你们的孩子哭”。


11、基督并没有医治我最痛恨的疾病 ―无助和无能,基督反而成为无助和无能的样式,使天国的大门惟独向着无助和无能的人敞开。有人轻蔑地问,基督教不就是弱者的精神安慰吗。我说,你说得对。基督教意味着,一切强者都与天国无分。 
 
12、我爱贫穷,因为上帝爱贫穷。我爱财富,因为财富提供了帮助不幸者的手段。我力求对一切人怀着忠诚,但对上帝使我与之格外紧密结合的那些人,我怀着由衷的亲切之情。我天天感恩我的救主, 他以恩典的力量,把公正、真实、诚恳和忠心,安置在一个充满了脆弱、可悲、欲念、骄傲和野心的人身上。 
 

13、没有耶稣基督,世界是无法存在的。因为那必然是要么世界终将毁灭,要么世界活像一座地狱。理想主义者描绘人间天堂,现实主义者抱怨人间地狱,基督徒却只传扬那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


14、帕斯卡尔说,人是配不上神的,但他并不是不可能被转化为配得上神的。神把自己与卑污的人结合在一起,这是配不上神的,但神把人从卑污之中救赎出来,这却不是配不上神的。人类的思想,要么认为人神之间无限遥远,要么认为人神之间有奥秘的感应。但圣经却将一切的奥秘和荣耀,单单归给了基督。 
 

15、凡是在信仰上不把上帝当做一切事物的原则来崇拜,在道德上不把唯一的上帝当做一切事物的目的来热爱,这样的宗教便是虚妄的。正如一位清教徒牧师所说,在彻底的加尔文主义和无神论之间,没有任何稳妥的立脚点。因此,帕斯卡尔说,反对那些漫不经心地相信上帝的仁慈、却又不肯脱离罪恶的人。


16、有一个人,不相信有一位上帝在监听他的行为,但不得不相信有一个政府几乎能监视他的一切行为。不相信有一位基督为他的罪流血,但不得不承认这世界每天都在为罪流血。不相信有一位圣灵掌管他的心,但难以割舍每天的广告、新闻、微博,每张美女图片,都在抚摸和争夺他的心神。曾经,我就是这个人。


17、 有什么理由说我们不能复活?哪一个更困难,是降生,还是复活?是未曾有过的要有,还是曾经有过的要再有?重现,难道比出现更神奇吗。猴子变成人,难道比水变成酒更容易吗?宇宙从无中生有,难道不比童女怀孕生子更令人难以置信吗?万有引力,难道不比上帝的护理更神秘、更像一种魔法吗?


18、悲哀的不是死,悲哀的是怕死和对死一无所知。可耻的不是活在黑暗中,可耻的是根本不相信光明。怯懦的不是眼泪和屈膝,怯懦的是作反对上帝的勇士。




评论
热度(60)
  1. FEIRFEIFEI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2. ChristineWH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3. nut-cracker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 FEIRFEIFEI / Powered by LOFTER